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坐等Comeback!~~~❤

总有那么一个人。
他说的一切你都会概括承受,
即便那句话在别人口中出现就是拂了你的逆鳞。

倔松

C4
  将世勋带到休息室和其他先行去整理的人都一一介绍了一下,比较闹腾的边伯贤顺势就提议说晚上一起去KTV聚一下,算作是祝贺开学和认识新朋友的友情增进Party。张艺兴想了想要练习也不急于今天,遂代表在很多生人面前自动消音的吴世勋答应了大家的要求。不过,下午本就预订好的练习可是不会取消的。
  吴亦凡先去冲了个澡把衣服换下,随伯贤、子韬拖着本想回去睡觉的钟仁一同先去KTV订位了。灿烈随后也去换衣服。世勋这也才换上冰鞋,入场后按比赛的模式先花五分钟做基础训练。先是在冰场上绕行了几圈,然后试跳了一下Alex跳。两圈半的圈数不足动作的设计但至少落地很稳。
  结束基训,世勋来到场边。艺兴简单指出了他刚才一小段训练时的问题。
  再次进入冰场,世勋滑行到中央位置做准备动作,右脚在前支住重心,左脚自然交叉在后,右手在左肩上,左手自然放在右腰腹位置。修长的身形,动作的曲线柔和。
  白T露出那人如冰面一样雪白的肌肤,手臂上微微的肌肉线条也好看得如同雕塑一般,加上那人此刻眉眼低垂的淡然表情简直就是一版名作‘禁欲’的教科书。
  朴灿烈换好常服,经过看台准备要直接前往KTV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被定住了。像是意外于美杜莎对上眼一般,他几乎觉得自己难以将视线从这样的吴世勋脸上移开。
  音乐响起,是由大势男子天团OXE的《Don't Go》去人声作为伴奏的。这首歌朴灿烈很熟,是去年他在校庆典礼上和边伯贤配合,他弹琴伯贤唱的一首抒情歌。
  随着音乐,世勋以向后的交叉步起滑。滑行的速度并不快,但随着冰场边界的形状滑出的弧度让他并未拉起的外套下摆跟着随着动作间的风扬起,右脚作为辅助腿加速滑出一个弧度,向上垂直小跳了一下,落地旋转时慢慢收腿,形成单脚直立旋转的标准动作。
  继续滑行,做了一个Toe loop一周跳,再接续一组正燕式十分流畅地转反燕式的组合旋转。随着音乐此时原本的歌词,滑行中加入了华尔兹中的勾腿步与拧转步,接后内点冰四周跳,完美落地。
  最后,用无可挑剔的飞跳旋转后的迅速伸展做出蝴蝶飞舞的手势,少年的眼睛里杂糅了晶莹的水汽看着顿住在右肩上方的双手,仿佛真的望着栩栩如生的蝴蝶飞远。
  灿烈都没注意到自己就这么呆愣地看完吴世勋的短曲表演,下意识的鼓掌在空旷的空间里带着回响。世勋收回做Ending pose的手,喘着气看向正在鼓掌的灿烈。温和的笑意蔓延上嘴角,连眉眼都染上喜色。和刚才滑冰时那带着些许悲伤的情愫完全不同。
  “世勋今天状态不错哦!那就到这里吧,下来换鞋子过去吧。”张艺兴说到。手上已麻利地收拾起小音响。
  当灿烈和世勋、艺兴一起到KTV的时候,里面的各位已经点好了满桌的零食、酒水。音乐社的伯贤和钟大已经完全开启热场模式了。灿烈也很自然地坐到点歌机前点了两手,然后拿起桌上剩下的一只麦也加入了热场。
  气氛很多就被三人炒热,而这期间大小吴、艺兴、子韬、钟仁早就吃饱喝足了。直到他们入场就点下的歌单全数放尽,三人才肯坐下休息。不过伯贤是什么人?完全展示了什么叫小区里的游戏王!
  “别担心。我今天订了整晚过夜的包厢。今天不醉不归啊!一个都别想跑。啊!现在氛围正好!我们来玩个‘国王游戏’吧。”
  “阿萨!我就知道你,喏——”金钟大竟然也像献宝一样从背包里掏出一副扑克牌来。边伯贤在看到扑克牌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两人立刻击掌。
  “大鬼就是King。数字是由1-8。”黄子韬被这么一带,兴致也上来了。充当起临时‘荷官’,洗牌动作熟练得让人不难看出也是个派对咖。

倔松

C3
  几乎是看见那打结的耳机线后,朴灿烈就开始心神不宁了。反复思考中,他在脑中构思了一整出“学弟发现了学长对自己有非分之想,结果慌忙之下逃也似的去晨跑平复心情”的狗血大戏。也因为这些烦心事,以至于一上午的球队晨训他频频被截球,毫不意外地一结束训练就被叫到场边。
  “你一早上都在心不在焉什么?今天的表现完全不是你平常的水准。昨天没休息好吗?”这头被骂的朴灿烈也自知理亏,乖巧地像只大puppy一样地站在冰场边听训。不过呢?训话中的吴亦凡很明显又感觉到了眼前人的心不在焉,正张口准备继续削就被人打断。
  “哥。”望向声源,站在看台上把自己捂得严实的小糯米团子不就吴亦凡的亲弟弟吴世勋同学吗?身边还跟着‘大嫂’张艺兴。
  吴亦凡抬手示意打了个招呼,就要接着对朴灿烈进行教育。朴灿烈却被熟悉的声音也吸引了视线,结果在触到那人的身影时立马收回目光的动作被吴亦凡看了个明白。
  朴灿烈看了吴世勋一眼,鉴于他一早上复杂的内心活动,他现在极度有‘冤家路窄’的感觉。不过朴灿烈突然想到‘刚才吴世勋叫‘哥’不是叫我啊,那?!’惊讶的眼神没收住往吴亦凡的身上就投注过去。
  吴世勋和张艺兴正好走过来。
  张艺兴,朴灿烈是认得的。张艺兴可是昊岳大学的一大神奇人物!花样滑冰男单青年组冠军,男单成年组出道赛就参加了花滑大奖赛还直接闯入总决赛……数不胜数的佳绩,在还没公布和吴亦凡的恋情前也是昊岳大学有名的草食系学长。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耳机一定要好好解开结才用,你看这副耳机你才买多久又坏了。喏,再给你副新的,在乱来又弄坏就不帮你买新的了。”张艺兴似乎刚才就在和吴世勋说这件事,两人从吴世勋打完招呼到走到冰场旁,张艺兴都是这样絮絮叨叨地在和吴世勋说着什么。
  吴世勋怎么回答,朴灿烈倒是没有听到,但他一下子就抓住的重点是‘吴世勋不是因为出门着急而没有捋顺耳机线’。瞬间耳朵就红了起来,想到自己默默YY了一个早上,朴灿烈简直想把自己当做鸵鸟,赶紧把冰场挖个洞把头埋进去。
  “正好。灿烈,和你介绍一下。这是世勋,我的亲弟弟。和艺兴一样是主修花样滑冰男单项目。”吴亦凡见自己弟弟和‘老婆’都过来了,也就放弃了继续训话朴灿烈的念头,还是给他留些面子吧。
  “啊……是。那个,我知道,昨天就见过面了。世勋现在也在我们寝室。”朴灿烈只觉得脸颊都烧起来,连话都说的磕磕巴巴。
  “放心吧,哥。灿烈哥很照顾我。”吴世勋看着朴灿烈泛红的耳尖忍不住伸出双手捏住。“灿烈哥是很努力练习了吗?看起来很热哦!”标志的笑容月牙眼弯弯的,在朴灿烈眼里分明就是‘标致’啊。可是吴世勋凉凉的指尖怎么摸在耳尖上感觉更是像火上浇油一般热度更上一层呢?!!!
  “亦凡。你们最近有比赛吗?”艺兴见世勋和灿烈二人正在嬉闹,遂问起了正事儿。
  “没有。我们最近一场比赛在十一月底,而且也只是与京体大的友谊赛而已。怎么了?你们要用场地?”亦凡口中正儿八经地回答,手却像是装了磁铁似得被艺兴的腰给牢牢‘吸’住。
  “十月中下旬。世勋决定要在今年参加花滑大奖赛了。这可是他成年的第一年又是成年后第一次的比赛。事关出道赛,当然很重要。我已经帮他编好舞了,安排了几个对现在的他比较难完成的动作,但在前往日本之前要在国内先进行动作的教学和训练。”张艺兴眼中虽然都是对吴世勋很有信心的坚定神情,但他眉间紧皱还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焦虑。
  “你怎么看着比世勋还紧张?没问题,我会和队里说。除了安排好的课程内容外。最近其他时间都把冰宫让出来给你们用。”吴亦凡拍了拍艺兴的肩宽慰他。

因为开学了所以比较忙。加上之后《倔松》的章节即将要首次出现勋宝滑冰的场景啦!!!所以最近正在努力看真正的花滑选手比赛和练习甚至是教学的影片,结果也一并不小心沉迷在《冰上的尤里》那部花滑动画中了。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明天会更一章《倔松》的。就麻烦再多等待一下咯~!

你是年少时一场惊鸿的梦,
成就了我日后的一往情深。

倔松

C2
  台上的人话音刚落,朴灿烈率先带头鼓起掌来。坐在排头的学生会会长金俊勉跟着鼓掌的同时,带着好奇的眼光越过间隔的六七人遥遥看了一眼朴灿烈。毕竟这家伙从典礼开始虽没睡着但也仿佛入定了一般斜靠在椅子上出神。新生致辞结束。课程却是从明天才正式开始。
  一结束,朴灿烈就想去找吴世勋。得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专业日后才好接近啊。结果才站起来,步子都没迈开,就被金俊勉叫住了。金俊勉向朴灿烈走过来时,看见了朴灿烈懊恼的神情,只当他是想逃活儿没逃过。
  金俊勉领着朴灿烈来到吴世勋面前的时候,朴灿烈愣了一秒,马上就换上了,嗯,被金俊勉称作‘腼腆’的微笑。
  “灿烈,这是世勋。你们寝室有个大四的毕业了嘛,世勋被分到你们那间。你带他回去。多照顾学弟啊!”金俊勉抬手在朴灿烈肩上拍了拍,便离开了。
  “你好。我是朴灿烈,也是你舍友和我们那间的宿舍长。你有任何不懂或是不清楚的事都可以问我。”
  吴世勋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人,虽然面无表情但也再次自我介绍:“我是吴世勋。”还礼貌地抬手回握了一下朴灿烈伸出的手。
  朴灿烈只觉得在吴世勋和他握手时仿佛握住了一整个花花世界。和朴灿烈常年练习冰球而布满了薄茧的手不同,吴世勋的手一样骨节分明但是却白皙修长得十分光滑,在朴灿烈最不擅长的语文科中遍寻了词库,也只能挤出漂亮二字。果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啊。
  直接忽略睡死的开白二人,朴灿烈把吴小少爷带回了宿舍。先是把宿舍的窗开了通风,又拿出贵的要死的香水把宿舍里喷了喷驱驱屋子闲置了两个月的霉味,还甚是勤快地帮小少爷又是打水擦床又是帮着换床单被套的。
  弄完后一副要尽地主之仪的模样,说要带吴世勋去学校周边逛一逛认识环境。这一逛只差没把朴灿烈在学校里呆了两年而知道的美食口袋名单都给泄光了底。以至于两人差点错过了宿舍门禁时间,回到宿舍里朴灿烈一边被两个饿死鬼抱怨一边把所有带回宿舍的宵夜都给缴了出去。
  而被热情招待的小少爷倒是一如既往地简单介绍后便洗澡上床睡觉了。
  被冷落的朴灿烈洗漱完,躺上自己的床铺原本还伤心被小少爷无视了一晚上,但想到那理想型本型正睡在自己的上铺,居然心里美滋滋地就睡着了。
  前一晚是美滋滋,隔天早上朴灿烈就尴尬了。做春*梦就算了,可对象居然是昨天才认识的小学弟?!还好醒来的时候,对面上下铺的开白还在睡着。
  看了眼时间,5:30。再睡回去一定会错过晨跑的时间,再加上做梦的关系热出了一身汗要把衣服换掉。朴灿烈轻手轻脚地起身打开衣柜要拿衣服,却发现上铺的棉被折的整整齐齐,早就没了被褥主人的身影。
  ‘该不会!被他知道了吧?!!!’朴灿烈只觉得脸颊瞬间火烧火燎起来。
  草草换了件白T和牛仔长裤,洗漱完就出了宿舍。本来朴灿烈还反复纠结着对方到底知不知道,但运动常常能使人抛却郁闷。可朴灿烈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学校后面树林小径慢跑的时候遇到吴世勋。
  那人穿着简单的白T和整套的蓝黑色连帽卫衣外套、运动长裤,宽大的帽檐遮住对方大半张脸,一头蓬松的黑色顺毛被压塌了,长度微微触及睫毛在对方跑动间被汗水打湿成一缕缕地微微晃动。现在露出最明显的标识便是那人白皙又瘦削的下颚线。
  看样子似乎已经绕着小山坡跑了一圈正要下去。朴灿烈不敢看他,却不由放慢了脚步。但吴世勋却没有注意到他似得从他的身边快步跑过,留在朴灿烈一瞥中的只有吴世勋敞开的外套中打着一个结的耳机线。

倔松

C1
  暑假在空调和西瓜的陪伴中度过,很快便迎来了开学。从南方的家里再次把大包小包的行李丢进宿舍的衣柜里,朴灿烈只觉得大好青春年华又浪费了。不过,比起父母常年国外经商而空荡荡的大房子,朴灿烈果然还是比较习惯学校的四人宿舍,至少有人气多了。
  朴灿烈才在自己的床上躺下不到两分钟,就听见熟悉的大嗓门由远及近的炸开。从床上坐起来,下一秒房门就被人踹开了。还是那张朴灿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下垂眼的人儿瘪着嘴张口就是对于开学不停地抱怨。
  嗓门大的冲天,甚至连另外的室友进屋的声都给盖了过去,害得来人开口的时候,两个人被吓得差点滚下床。
  “又见面啦,兄弟们。”看来暑假可能整天只有补觉和游泳吧。是又黑了一些却精神很不错的金开。
  “哇!钟仁你进门是没声啊?”从一到宿舍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边伯贤为了掩饰被吓到的惊恐终于起身离开了朴灿烈的床铺,一边把行李箱里的衣服一股脑地塞进衣柜里一边还不忘怼怼吓人的主。
  “那怎么能怪我,明明就是你喧哗得整栋楼都听见了,难怪会听不见我进来。”金钟仁整理完行李笑着在自个儿的床铺上坐下。
  “哎。时间差不多了,礼堂走起吧。去看看这届的新生。”朴灿烈看了看手腕上新买的金表,招呼两人一道过去。
  出了房间,除了他们三人还有不少先来放行李的学生全部都三三两两地往礼堂走。他们进到礼堂的时候,台上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看见在台上整理麦克风的熟面孔,三人也到台前打了招呼。
  “钟大,又这么殷勤开始帮忙你家XIUMIN哥啦!”伯贤带头瞎起哄。
  “我这叫做有身为学生会成员的自觉,你们三个姗姗来迟还好意思说?”团长补刀,副团长毫无疑问的一败。
  看着朴灿烈和金钟仁开始主动地帮忙,边伯贤撇了撇嘴也加入了准备工作。
  半个小时后,终于如期开始了开学仪式。三人随着学生会的位置在第一排落了座。校长无聊的新学期动员很快便在同学们的昏昏欲睡中过去,很快就到了最重要的环节——新生代表致辞。
  嫌弃地看看身边已经睡得快流出哈喇子的开白二人,朴灿烈正了正身。低头调整座位时,却听见身后坐着的几个学长们倒吸一口气的声音。麦克风被人轻轻的用指尖敲了两下,不少人因为这个动作而带出的声音醒了过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却意外没有传出。朴灿烈好奇地正要抬头一看,便有一把低沉却有些稚气的声线在说话间带着软软糯糯的尾音窜入耳中,像烟花绚丽绽放于夜空之前那升起的破空声般作为音控的朴灿烈只觉得心脏像是被那声线给深深狙击中了。
  “我是本届大一新生吴世勋。非常感谢能由我代表本届新生发表致辞……”现在台上正说着话的人,身形高挑,在舞台强烈的灯光下白皙的如一块羊脂美玉,那人的面部线条仿若鬼斧神工的雕琢而出虽然看得出年少却带着几分慑人的英气。身上简单的白衬衫包裹出他的宽肩窄腰搭配着深蓝似黑的领带十分正经。冷冰冰的表情配上那白衬衫和这近乎完美的身材,简直就是个禁欲系的贵气小公子。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神奇,人与人的相遇如果说是巧合,那么朴灿烈大概会觉得和吴世勋的遇见巧合到了仿佛被安排的地步。抬头看向吴世勋的一刻,朴灿烈哑口无言。脑海里除了反复回响着他的名字外,朴灿烈只想说‘吴世勋就是他的理想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