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倔松

C3
  几乎是看见那打结的耳机线后,朴灿烈就开始心神不宁了。反复思考中,他在脑中构思了一整出“学弟发现了学长对自己有非分之想,结果慌忙之下逃也似的去晨跑平复心情”的狗血大戏。也因为这些烦心事,以至于一上午的球队晨训他频频被截球,毫不意外地一结束训练就被叫到场边。
  “你一早上都在心不在焉什么?今天的表现完全不是你平常的水准。昨天没休息好吗?”这头被骂的朴灿烈也自知理亏,乖巧地像只大puppy一样地站在冰场边听训。不过呢?训话中的吴亦凡很明显又感觉到了眼前人的心不在焉,正张口准备继续削就被人打断。
  “哥。”望向声源,站在看台上把自己捂得严实的小糯米团子不就吴亦凡的亲弟弟吴世勋同学吗?身边还跟着‘大嫂’张艺兴。
  吴亦凡抬手示意打了个招呼,就要接着对朴灿烈进行教育。朴灿烈却被熟悉的声音也吸引了视线,结果在触到那人的身影时立马收回目光的动作被吴亦凡看了个明白。
  朴灿烈看了吴世勋一眼,鉴于他一早上复杂的内心活动,他现在极度有‘冤家路窄’的感觉。不过朴灿烈突然想到‘刚才吴世勋叫‘哥’不是叫我啊,那?!’惊讶的眼神没收住往吴亦凡的身上就投注过去。
  吴世勋和张艺兴正好走过来。
  张艺兴,朴灿烈是认得的。张艺兴可是昊岳大学的一大神奇人物!花样滑冰男单青年组冠军,男单成年组出道赛就参加了花滑大奖赛还直接闯入总决赛……数不胜数的佳绩,在还没公布和吴亦凡的恋情前也是昊岳大学有名的草食系学长。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耳机一定要好好解开结才用,你看这副耳机你才买多久又坏了。喏,再给你副新的,在乱来又弄坏就不帮你买新的了。”张艺兴似乎刚才就在和吴世勋说这件事,两人从吴世勋打完招呼到走到冰场旁,张艺兴都是这样絮絮叨叨地在和吴世勋说着什么。
  吴世勋怎么回答,朴灿烈倒是没有听到,但他一下子就抓住的重点是‘吴世勋不是因为出门着急而没有捋顺耳机线’。瞬间耳朵就红了起来,想到自己默默YY了一个早上,朴灿烈简直想把自己当做鸵鸟,赶紧把冰场挖个洞把头埋进去。
  “正好。灿烈,和你介绍一下。这是世勋,我的亲弟弟。和艺兴一样是主修花样滑冰男单项目。”吴亦凡见自己弟弟和‘老婆’都过来了,也就放弃了继续训话朴灿烈的念头,还是给他留些面子吧。
  “啊……是。那个,我知道,昨天就见过面了。世勋现在也在我们寝室。”朴灿烈只觉得脸颊都烧起来,连话都说的磕磕巴巴。
  “放心吧,哥。灿烈哥很照顾我。”吴世勋看着朴灿烈泛红的耳尖忍不住伸出双手捏住。“灿烈哥是很努力练习了吗?看起来很热哦!”标志的笑容月牙眼弯弯的,在朴灿烈眼里分明就是‘标致’啊。可是吴世勋凉凉的指尖怎么摸在耳尖上感觉更是像火上浇油一般热度更上一层呢?!!!
  “亦凡。你们最近有比赛吗?”艺兴见世勋和灿烈二人正在嬉闹,遂问起了正事儿。
  “没有。我们最近一场比赛在十一月底,而且也只是与京体大的友谊赛而已。怎么了?你们要用场地?”亦凡口中正儿八经地回答,手却像是装了磁铁似得被艺兴的腰给牢牢‘吸’住。
  “十月中下旬。世勋决定要在今年参加花滑大奖赛了。这可是他成年的第一年又是成年后第一次的比赛。事关出道赛,当然很重要。我已经帮他编好舞了,安排了几个对现在的他比较难完成的动作,但在前往日本之前要在国内先进行动作的教学和训练。”张艺兴眼中虽然都是对吴世勋很有信心的坚定神情,但他眉间紧皱还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焦虑。
  “你怎么看着比世勋还紧张?没问题,我会和队里说。除了安排好的课程内容外。最近其他时间都把冰宫让出来给你们用。”吴亦凡拍了拍艺兴的肩宽慰他。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