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欠你一句话

C2.你想要的一切我会帮你达成.
朴灿烈最近在烦恼一件事。朴父的遗嘱即将生效,但是他还不够强大,如果现在接手,股东们一定会借着他刚上任,说他办事手段还不够成熟,他们作为朴父生前‘好友’及合作伙伴一定要帮助朴灿烈一起打理“overdoes”,趁机拿走公司的许多实权,一旦权利分散,他很容易就会被拉下台。
所以他密谋着将一些一直野心勃勃但手中股权还不算太多的股东击杀了,然后在董事会上就可以零散地先笼络一些股份。
他已经从吴亦凡那里拿到了几个蠢蠢欲动的股东的资料,奈何的是什么时候动手,还要动的神不知鬼不觉。
朴灿烈坐在书桌前,手中资料翻阅了一遍又一遍,思来想去也就是这个叫做“章国勘”的色老头似乎比较好对付,他手中有公司10%的股份,四十几岁未婚,好男色,尤其是瘦高的白皙的男孩……
“叩叩——”书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朴灿烈连头都没抬。被允许进出书房的,无非是管家、‘罂夙帮’的副帮主金钟大、吴亦凡……寥寥几人。
当那一双白皙修长、瘦的青筋明显的手端着咖啡闯入朴灿烈的视野里,朴灿烈才想起什么猛地抬起头。
“少爷。”眼前的人才刚放下咖啡,连手都还来不及收回,却在和朴灿烈对上眼的一刻马上恭敬的问好。
“勋。”朴灿烈那对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波光流转嘴唇嗡动着吐出一个字。低沉磁性的嗓音亲昵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好听,可在吴世勋听来却蛊惑的让他觉得心惊。
朴灿烈从来不注意他,也尽可能不叫他的名字。这样只喊单字称呼他,也只有在床上情动的时刻以及……有不得不交代他完成的事情时。
“我在。”吴世勋轻吐出二字。他不会拒绝朴灿烈,从来。
“你帮我搞定这个人。杀了他,我要他在公司的股份。”朴灿烈看见他顺从的样子,将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
吴世勋越看脸色越是苍白凝重,他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变冷了,冷的他全身打颤。
曾经他以为他在朴灿烈的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特别。因为朴灿烈除了他,从没要过其他人。
他们的第一次,朴灿烈18岁,他16岁,朴灿烈成年礼的那夜喝醉了,未经人事的两人,却在床榻间无比契合的抵死缠绵了一夜,虽然吴世勋不记得那晚被疼晕又疼醒几次,甚至在那天之后高烧、低烧地整整三天无法下床。但吴世勋却是满心幸福。从那以后,他的身份就又多了一项,说的好听是朴灿烈的情人,说的难听些就是泄欲工具。吴世勋甘之如饴。
而现在面前这个他深爱的人啊,却摆明了要利用他去色诱别的男人。
“我会办好的。”将资料递回去的手用力到指尖泛白。
“那么,这个你拿去。Aco8。”听见他的回答,朴灿烈一手接过资料一手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个10cm高的玻璃瓶。
里面蓝紫色的粉末煞是好看。可是越是好看的东西越是有剧毒。‘Aco8’是“overdoes”地下研发部所研制的名为‘纵*欲’的毒品里最烈的一种,编号8就是无限循环的意思,后劲强大,使用过量足以致死。
“overdoes”表面上是亚洲最知名的香水品牌,实际上却是为了‘罂夙帮’毒*品走*私而研发新产品的实验基地。
“你想要的一切我会帮你达成。”他伸手去拿那个玻璃瓶,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响在耳边。也看见了面前朴灿烈勾唇而笑的样子。一瞬间心里腾起一股满足的感觉。
果然就像哥说的。
吴世勋。你真够作*践自己的。
.
.
.
.
.
.
C3.灿烈……救我.
吴世勋行动了。那个目标人物‘章国勘’比想象中的似乎没什么戒心。或者说,吴世勋真的是他喜欢的类型。
吴世勋不过是在章国勘经常去的高尔夫球场多出现了几次,章国勘就说欣赏吴世勋作为一个晚辈高尔夫实在是打得不错,借此邀请吴世勋共进晚餐。
不用多花手段,猎物便自己咬住了钩子。吴世勋一向有这样的资本,所以朴灿烈看中他来做这次的任务。
晚餐间,吴世勋顺着章国勘敬的酒装作微醺的样子,时不时就眯着月牙眼,笑意盈盈的看着章国勘。章国勘中途去了趟洗手间,虽然依吴世勋的膝盖想也知道那男人多半是去开房了。
吴世勋借他离席的时间,下了三分之一瓶的Aco8在他的酒中。但吴世勋却发现他错了,男人没有他想象中的大意,离席再回来后就完全不碰那杯酒了。
吴世勋只能再想新的办法。被男人半搂着带到房间里。吴世勋坐在床上,搂住那男人的脖颈,凑在那人耳边说到:“章总。你想不想要来点更刺激的?”
绵软的年糕音喊得男人心都酥了,直点头答应。
吴世勋拿出那瓶剩下的Aco8,倒了些进床头柜上的玻璃六角杯里,然后到了一满杯的威士忌。“我们一起到极乐世界吧。”仰头喝了一大口,还含在嘴中就吻上了那男人。
吴世勋睁着眼睛微微眯起带着调皮的神色,将嘴里的威士忌全数渡过男人的嘴里,调笑着要男人吞下。
为了吃到眼前的美人,更何况章国勘也不是没碰过毒的人,面不改色的就全喝下了。
吴世勋对他笑的开心,伸出舌头舔了舔男人的嘴角。
酒精加上毒品,章国勘也很快恍惚起来,夺过床头柜上的Aco8,手掐着吴世勋的下巴,就把剩下的所有粉末都往吴世勋的嘴里灌。男人在毒品摧使下已经没了理智,力道大的吓人,吴世勋一向不是用蛮力与人硬拼的类型,现下不仅挣脱不开甚至觉得自己的下颚都要被掐碎了。
吴世勋虽然替朴家做事,却从来不碰毒,被满嘴的粉末呛得咳嗽,连鼻腔里都是Aco8的味道。猛烈的后劲瞬间侵袭了神经,让他头重脚轻、呛出来的生理泪水和Aco8的效用使眼前的景色也都恍惚模糊起来。
这个时候他居然希望朴灿烈出现来救他一把。
“碰!”门被人踹开了,朴灿烈带着几个警察闯进房间。
这是半个小时前,吴世勋更换了计划之后,打电话给吴亦凡的结果……
“哥,半个小时后跟警察报案,就说我被章国勘迷*奸,章国勘吸*毒。”
现在却变成朴灿烈带人来救他,可吴世勋也没了心思去细想。他只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刚才被呛到的一阵咳嗽让吴世勋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推开倒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吴世勋便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息起来,全身轻飘飘的,眼前也是一阵黑一阵白的旋转着,全身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他感觉有人搂住了他,那个怀抱好暖让他好留恋……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