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欠你一句话

C4.不是心疼是责任使然.
“来人。把他上铐带回去。”警方接到的报案是朴灿烈打的电话。名义是爱人被章国勘绑票甚至可能会下药迷奸因为章国勘有吸食毒品,所以要求警方来抓人。
朴灿烈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打开门,看见吴世勋眼神迷离,双颊上都是Aco8残留的粉末时,他简直是马上冲上前揽住了那个不停颤抖喘息的人儿。
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个自己习以为常该替自己挡住所有危险的人是这般瘦弱。
朴灿烈也不碰毒,但他见过第一次吸毒的人,第一次身体还不习惯,后劲本来就会比较大,更何况吴世勋这是被灌了四五倍的剂量不止,吴世勋现在的样子怎么可能好到哪去?
……
事实证明,朴灿烈是对的。朴灿烈抱着吴世勋坐上车,怀里的人儿意识不清,大口换气却依旧缺氧的脸色发白,不停的冒着冷汗,身体发颤,意识不清得说着支离破碎的梦呓。
在房间里,警察将章国勘带走后,朴灿烈已经给吴世勋灌了好几瓶水,呛吐出来的水却对于身体里那大量的Aco8起不到多少稀释作用。
朴家大院的人都是有见识的,但看见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吴世勋被朴灿烈抱在怀里回来,还是不免好奇了一下。
“把艺兴接来。”朴灿烈把吴世勋安置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吴世勋依旧发颤地厉害,也和衣躺在吴世勋身边,将他圈在怀里,用被子将他捂好了。
张艺兴在路上也听管家说了情况。但看见吴世勋时,依旧不免皱了眉头。
“他被灌了大量的Aco8。他不碰毒。”朴灿烈开了口。
朴灿烈被请了出去,张艺兴则紧急给吴世勋洗胃。
半响,张艺兴才开了门让朴灿烈进去。吴世勋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明显是还没清醒。虽然还是有些呼吸困难,但至少不再有喘不过气的状况了。
“所以,他的情况怎么样?”朴灿烈看着床上的那人,心脏不知为何涨得酸楚,让朴灿烈也觉得呼吸不顺。
“及时洗胃,状况算是好一些了,可能会有一些成瘾的状况,不过应该还好。刚洗过胃,要进食的话先以流食为主。还有一件事……”张艺兴有些犹豫。
“讲。”朴灿烈还是第一次见到张艺兴支支吾吾的样子。
“他有很严重的哮喘。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洗胃后我及时发现,刚才那样的剂量仅仅是他吞下去的十分之一就足以让他哮喘复发致死!朴灿烈!如果你有一点良心,就不要老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张艺兴有点怒火中烧。他不敢想象自己刚才给吴世勋做基本身体检查时的状况。本来应该是像朴灿烈一样完美的人啊,结果腹背、肩膀上全都有很深的疤痕,有先天的哮喘不说,也有些胃溃疡的先兆……
“……够了!我对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个私人保镖,顶多是个情人。我现在救他,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不是心疼,只是责任罢了。我的下属,我自然要保他。”朴灿烈像是受惊了的刺猬,恼羞成怒的打断了张艺兴。
争吵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床上躺着的那个人儿眼角划过一滴晶莹的泪滴,很快就隐没在耳鬓,了无痕迹。
.
.
.
.
.
.
C5.从来没有你.(微灿白)
吴世勋消失了。也不算是。只是那件事过去的隔天,朴灿烈出门一趟,然后回来时就没有看见吴世勋了。他突然有一些在意。问管家,问吴亦凡也都没人知道他去了哪。
但是再隔天,朴灿烈就感觉到了有人一直跟着他。就像是吴世勋常做的那样,不现身却紧紧跟在身后。朴灿烈可以确定是吴世勋,只是两人似乎都保持着一种默契,朴灿烈继续装作不在意他,吴世勋也就都不出现。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个礼拜,直到边伯贤要回国的消息传到朴灿烈的耳里。
吴世勋知道朴灿烈的一切。边伯贤是朴灿烈的好朋友,朴灿烈喜欢边伯贤,超越朋友的那种喜欢。
可是不管朴灿烈喜欢谁,吴世勋都无权过问。毕竟吴世勋不是朴灿烈的谁。而且,那件事之后两人日渐平淡的关系,让朴灿烈也不再碰吴世勋了。
所以啊,心痛又怎样呢?吴世勋,记住你自己的身份。管好你的心,做好份内事,不要妄想。
朴灿烈会追求边伯贤是意料之中的事。为了边伯贤,朴灿烈甚至不惜打破与吴世勋的现状。吴世勋和边伯贤一样,两人都有一双修长纤细而漂亮的手。所以朴灿烈找吴世勋陪自己去挑选戒指。
满橱窗千篇一律的白金对戒,大多都是适合夫妻的结婚戒指。朴灿烈烦躁的不知道这些戒指到底差别在哪,猛地捋了把额前的刘海,侧身的时候却看见一直没出声的吴世勋站在另一侧的橱窗前,眼神专注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朴灿烈走到他的身后,看他究竟是被什么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对真的很夺人眼球的对戒。不同于其他白金对戒的银白色,那样炫目的亮蓝色显得特别出众。
柜姐似乎看出这对戒指非常合朴灿烈的心意,替他拿了出来。朴灿烈此时才真正看清戒指的设计,十分简单而低调的小巧思。
戒指是扁平的环状,一只上只镶嵌了一颗小小的钻石,而另一只上有一个斜菱形的小凹槽,镶嵌了五颗大小不一的钻石。
“伸手。”朴灿烈捏起那个镶嵌五颗钻石的戒指,对着从他过来之后就默默站到他身后的吴世勋道。
吴世勋顺从的抬起了手,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手在颤抖。朴灿烈却一点也不介意的牵起他的手,左手则缓缓的将那只指环套上吴世勋的无名指。
吴世勋盯着自己被牵起的手,无名指上那个出众的指环被一双他爱慕之人的手给缓缓戴上,他几乎瞬间就不争气的红了眼眶。
他从来都不敢期待这一幕。他只想永远陪伴在朴灿烈的身后,不敢过多奢求。那件事发生后,张艺兴和朴灿烈的谈话他的确听到了。他也明确了自己在朴灿烈心里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位置,所以他当了缩头乌龟,不再主动出现在朴灿烈面前。
而现在,吴世勋既感动又心寒……这一幕他从来也不敢想的画面就这样真实的发生,甚至没有换人,就是那样梦想般的场景;可是心好痛,他只是一个替身,即便是他梦寐以求的事,也是借着别人的名义来完成的。吴世勋你只是个影子,别那么贪心。
“就要这一对了。这一只的尺寸再帮我改小一些,内侧刻‘h’。然后,另一只帮我刻‘y’。”
梦境破碎的时刻总是措不及防的就来临了。
“那请问先生收据上名字要写?”
“Chan‘y’eol&Baek‘h’yun.”
从来都没有Ohsehun的位置。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