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欠你一句话

C11.再次见面请多指教.(HE)
那场事故过后,朴灿烈变了。当他从医院醒来,被吴亦凡痛斥一顿过后他变了。
他比以往更努力的上班,每天嘴角都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也很少因为下属的过错生气。吴亦凡被他调到副总裁的位置,两人一起把公司打理得很好。
可是吴亦凡知道他不是真的快乐。因为他时常在拿文件给朴灿烈的时候,或在门外听见他压抑哽咽的哭声或在进门后看见他脸上没有擦干净的泪痕和红了的眼眶。
吴亦凡之前偷偷录下的他与吴世勋的对话,在那场事故后交到了朴灿烈的手中。朴灿烈几乎没事的时候都在听。听他错过的,吴世勋曾说过的,那么多句的“我爱你”。
明明是那样像孩子一样黏糊的年糕音却把“我爱你”三个字说的无比深情、无比让人心酸。又到了吴世勋的祭日,他的尸首并没有被找到,在那燃烧的几乎倒塌的铁皮工厂里找不到任何尸首,因为那夜离工厂大门最近的朴灿烈被救出后,工厂连续发生了两次闪燃,火势完全无法控制的闷烧了一夜,最后完全找不到尸首。
朴灿烈在吴世勋祭日的隔天依旧来上班了,可是他却交代了一件连吴亦凡都觉得惊讶的事情——他要找一个贴身秘书。
自从吴世勋走后,朴家大院里只留下了几个资深的仆人,其他的全都遣散了,除了管家还被允许留在大宅住之外,其他的也都被命令只有朴灿烈不在的白天过来打扫。
下了班后,他的生活便安静下来,也不再和外人接触。这是吴世勋对于他来说的特殊,吴世勋不是最擅长默默躲在他身边吗?那他就继续装作他还在他身边就好了。
吴亦凡尽快帮他办好了这件事。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打了那个越洋电话。“鹿。你让世勋回来吧。”
朴灿烈的秘书当然是他亲自面试。
“下一个。”朴灿烈头也没抬,只是问了面前这个人一个问题,他就吐出了这句话。那人愤愤的出去了。
下一个人进来了。朴灿烈依旧头也没抬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开口问了先前已经问过十多个候选人的问题:“你知道痛是什么感觉吗?”
那边静默了一下,绵软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你有多痛。只要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朴灿烈几乎要落下泪来,他缓缓的抬起头来,犹如电影的慢放,他颤抖着,在看见面前人时,终于一滴晶莹的液体在他的脸上划过一道痕迹。
吴世勋。依旧是那身白衬衫,白皙到有些透明的皮肤,和那孩子般软糯的声线。只是,那个修长纤瘦的身影此时坐在轮椅上。
朴灿烈忍不住绕过桌子,弯下腰拥住了这个消失在眼前三年之久的身影。
“对不起……”朴灿烈低沉的声音颤抖的几乎要听不出他说了什么,“对不起我一直忽略了你的痛。”他把吴世勋拥在怀里,既用力却又颤抖,他怕他的动作会弄疼吴世勋。
那场事故,是吴亦凡带着人去救朴灿烈的,当然他也救了吴世勋。只是吴世勋实在伤的太重了,吴亦凡只好把他交给在美国当医生的朋友鹿晗照顾。骗朴灿烈说吴世勋死了,其实也并不是吴亦凡的本意,只是当时吴世勋的伤真的谁也没有把握说治得好。等吴世勋伤好之后,却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吴世勋伤到了尾椎,下半辈子他的生活都将依赖轮椅。这下,换做吴世勋不愿回来了。作为朴灿烈的保镖,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他还有什么资格占据这个位置。
还好,这一次的机会,他把握了。
保镖,也可以变成宝贝的。
“灿烈。”吴世勋刚醒,软软的年糕音冲着衣帽间里喊。
衣帽间里的人闻声,拿着领带走出来,男人衣着得体,走到床边俯下身吻了吻吴世勋的唇。
“宝贝早安。”朴灿烈的低音炮总是那么好听,他在床沿坐下,把领带递到吴世勋手中,将吴世勋扶着坐起来。吴世勋习以为常的帮他系领带,而朴灿烈也习惯性的把手伸到吴世勋的腰后不轻不重的揉起来。
吴世勋因为腰伤的关系整天不是坐着就是躺着,常常腰痛。朴灿烈就去学按摩。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他们之间早上固定的活动。吴世勋帮他系领带,他就给吴世勋揉腰。
……
夜里。
“嗯~朴……灿烈!我特么…啊!会腰痛…都是你害的!”吴世勋大吼。
“没事。明天早上我帮你揉揉就好了。”朴灿烈喘息的声音在他耳边。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