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倔松

C1
  暑假在空调和西瓜的陪伴中度过,很快便迎来了开学。从南方的家里再次把大包小包的行李丢进宿舍的衣柜里,朴灿烈只觉得大好青春年华又浪费了。不过,比起父母常年国外经商而空荡荡的大房子,朴灿烈果然还是比较习惯学校的四人宿舍,至少有人气多了。
  朴灿烈才在自己的床上躺下不到两分钟,就听见熟悉的大嗓门由远及近的炸开。从床上坐起来,下一秒房门就被人踹开了。还是那张朴灿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下垂眼的人儿瘪着嘴张口就是对于开学不停地抱怨。
  嗓门大的冲天,甚至连另外的室友进屋的声都给盖了过去,害得来人开口的时候,两个人被吓得差点滚下床。
  “又见面啦,兄弟们。”看来暑假可能整天只有补觉和游泳吧。是又黑了一些却精神很不错的金开。
  “哇!钟仁你进门是没声啊?”从一到宿舍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边伯贤为了掩饰被吓到的惊恐终于起身离开了朴灿烈的床铺,一边把行李箱里的衣服一股脑地塞进衣柜里一边还不忘怼怼吓人的主。
  “那怎么能怪我,明明就是你喧哗得整栋楼都听见了,难怪会听不见我进来。”金钟仁整理完行李笑着在自个儿的床铺上坐下。
  “哎。时间差不多了,礼堂走起吧。去看看这届的新生。”朴灿烈看了看手腕上新买的金表,招呼两人一道过去。
  出了房间,除了他们三人还有不少先来放行李的学生全部都三三两两地往礼堂走。他们进到礼堂的时候,台上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看见在台上整理麦克风的熟面孔,三人也到台前打了招呼。
  “钟大,又这么殷勤开始帮忙你家XIUMIN哥啦!”伯贤带头瞎起哄。
  “我这叫做有身为学生会成员的自觉,你们三个姗姗来迟还好意思说?”团长补刀,副团长毫无疑问的一败。
  看着朴灿烈和金钟仁开始主动地帮忙,边伯贤撇了撇嘴也加入了准备工作。
  半个小时后,终于如期开始了开学仪式。三人随着学生会的位置在第一排落了座。校长无聊的新学期动员很快便在同学们的昏昏欲睡中过去,很快就到了最重要的环节——新生代表致辞。
  嫌弃地看看身边已经睡得快流出哈喇子的开白二人,朴灿烈正了正身。低头调整座位时,却听见身后坐着的几个学长们倒吸一口气的声音。麦克风被人轻轻的用指尖敲了两下,不少人因为这个动作而带出的声音醒了过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却意外没有传出。朴灿烈好奇地正要抬头一看,便有一把低沉却有些稚气的声线在说话间带着软软糯糯的尾音窜入耳中,像烟花绚丽绽放于夜空之前那升起的破空声般作为音控的朴灿烈只觉得心脏像是被那声线给深深狙击中了。
  “我是本届大一新生吴世勋。非常感谢能由我代表本届新生发表致辞……”现在台上正说着话的人,身形高挑,在舞台强烈的灯光下白皙的如一块羊脂美玉,那人的面部线条仿若鬼斧神工的雕琢而出虽然看得出年少却带着几分慑人的英气。身上简单的白衬衫包裹出他的宽肩窄腰搭配着深蓝似黑的领带十分正经。冷冰冰的表情配上那白衬衫和这近乎完美的身材,简直就是个禁欲系的贵气小公子。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神奇,人与人的相遇如果说是巧合,那么朴灿烈大概会觉得和吴世勋的遇见巧合到了仿佛被安排的地步。抬头看向吴世勋的一刻,朴灿烈哑口无言。脑海里除了反复回响着他的名字外,朴灿烈只想说‘吴世勋就是他的理想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