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倔松

C2
  台上的人话音刚落,朴灿烈率先带头鼓起掌来。坐在排头的学生会会长金俊勉跟着鼓掌的同时,带着好奇的眼光越过间隔的六七人遥遥看了一眼朴灿烈。毕竟这家伙从典礼开始虽没睡着但也仿佛入定了一般斜靠在椅子上出神。新生致辞结束。课程却是从明天才正式开始。
  一结束,朴灿烈就想去找吴世勋。得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专业日后才好接近啊。结果才站起来,步子都没迈开,就被金俊勉叫住了。金俊勉向朴灿烈走过来时,看见了朴灿烈懊恼的神情,只当他是想逃活儿没逃过。
  金俊勉领着朴灿烈来到吴世勋面前的时候,朴灿烈愣了一秒,马上就换上了,嗯,被金俊勉称作‘腼腆’的微笑。
  “灿烈,这是世勋。你们寝室有个大四的毕业了嘛,世勋被分到你们那间。你带他回去。多照顾学弟啊!”金俊勉抬手在朴灿烈肩上拍了拍,便离开了。
  “你好。我是朴灿烈,也是你舍友和我们那间的宿舍长。你有任何不懂或是不清楚的事都可以问我。”
  吴世勋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人,虽然面无表情但也再次自我介绍:“我是吴世勋。”还礼貌地抬手回握了一下朴灿烈伸出的手。
  朴灿烈只觉得在吴世勋和他握手时仿佛握住了一整个花花世界。和朴灿烈常年练习冰球而布满了薄茧的手不同,吴世勋的手一样骨节分明但是却白皙修长得十分光滑,在朴灿烈最不擅长的语文科中遍寻了词库,也只能挤出漂亮二字。果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啊。
  直接忽略睡死的开白二人,朴灿烈把吴小少爷带回了宿舍。先是把宿舍的窗开了通风,又拿出贵的要死的香水把宿舍里喷了喷驱驱屋子闲置了两个月的霉味,还甚是勤快地帮小少爷又是打水擦床又是帮着换床单被套的。
  弄完后一副要尽地主之仪的模样,说要带吴世勋去学校周边逛一逛认识环境。这一逛只差没把朴灿烈在学校里呆了两年而知道的美食口袋名单都给泄光了底。以至于两人差点错过了宿舍门禁时间,回到宿舍里朴灿烈一边被两个饿死鬼抱怨一边把所有带回宿舍的宵夜都给缴了出去。
  而被热情招待的小少爷倒是一如既往地简单介绍后便洗澡上床睡觉了。
  被冷落的朴灿烈洗漱完,躺上自己的床铺原本还伤心被小少爷无视了一晚上,但想到那理想型本型正睡在自己的上铺,居然心里美滋滋地就睡着了。
  前一晚是美滋滋,隔天早上朴灿烈就尴尬了。做春*梦就算了,可对象居然是昨天才认识的小学弟?!还好醒来的时候,对面上下铺的开白还在睡着。
  看了眼时间,5:30。再睡回去一定会错过晨跑的时间,再加上做梦的关系热出了一身汗要把衣服换掉。朴灿烈轻手轻脚地起身打开衣柜要拿衣服,却发现上铺的棉被折的整整齐齐,早就没了被褥主人的身影。
  ‘该不会!被他知道了吧?!!!’朴灿烈只觉得脸颊瞬间火烧火燎起来。
  草草换了件白T和牛仔长裤,洗漱完就出了宿舍。本来朴灿烈还反复纠结着对方到底知不知道,但运动常常能使人抛却郁闷。可朴灿烈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学校后面树林小径慢跑的时候遇到吴世勋。
  那人穿着简单的白T和整套的蓝黑色连帽卫衣外套、运动长裤,宽大的帽檐遮住对方大半张脸,一头蓬松的黑色顺毛被压塌了,长度微微触及睫毛在对方跑动间被汗水打湿成一缕缕地微微晃动。现在露出最明显的标识便是那人白皙又瘦削的下颚线。
  看样子似乎已经绕着小山坡跑了一圈正要下去。朴灿烈不敢看他,却不由放慢了脚步。但吴世勋却没有注意到他似得从他的身边快步跑过,留在朴灿烈一瞥中的只有吴世勋敞开的外套中打着一个结的耳机线。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