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同途。

EXO-L,初心9+3,大本命54。
灿勋同人写手。

欠你一句话

C10.因为我爱你和你没关系.(BE)
当朴灿烈抱着吴世勋往工厂外走,走到工厂的一半时,朴灿烈就又被六个壮汉给围住了。
“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吗?”为首的壮汉手机拿着手机,里面是那把因为变声而尖锐刺耳的声音。仅仅这一句便挂了电话。
这次的六个壮汉个个都不再是赤手空拳,拿着开山刀的两个,拿着铁棒的两个,拿着瑞士刀的两个,体格也都比刚才那几个要健壮许多。
朴灿烈将吴世勋轻轻的在角落放下,扭了扭脖子,准备好好应付这六人。
几乎是毫无章法的就冲上来了,朴灿烈一眼就看出这些人虽然体格健壮但都是些头脑简单的人。
弯腰闪过迎面砍来的开山刀,朴灿烈一拳打在了那人的肾脏,用了六成的力就让那壮汉疼的丢了手中的刀,朴灿烈顺势捡起刀在那倒地的人手腕上又捅了一刀,大动脉又是穿刺伤,不一会就没了呼吸。一个侧身就迎上了左边向他刺来的瑞士刀,用开山刀有技巧的一拨就卸了那人的力道。乘着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提刀在那人的腹部横划了一道。刀口深,血流如注,那男人便无反抗之力了。
其他人见状,更是握紧了手中的家伙就要和朴灿烈拼命。有个拿着棍棒的从正面就要给朴灿烈当头一棒,朴灿烈把刀一横,生生的便挡住了那棒。
另外一人想乘朴灿烈与那人僵持的时候,往朴灿烈的腹侧捅一刀,却被朴灿烈发现,一脚踢在那人手腕上,瑞士刀便飞了出去。再一脚补在那人的命根上,那人便倒在地上只顾嚎了。
朴灿烈丢开手中的开山刀,手上打太极似得将棍棒转了个方向一推,用棍棒钳制住那人的双手,接着那人挣扎的力道,一个过肩摔那人便也倒地。
另一个拿着开山刀就要从朴灿烈的脖子招呼,朴灿烈急急往后退了一步,险险避开。手中握棍的姿势内收,轮了个半圆,那人的开山刀比起棍棒自是短些,他正要上前砍向朴灿烈,这一下恰恰对着他脖侧扫过去,用手都足已把人打晕,更何况现下是一铁棒直挥过去。
最后一个抡着棍子没头没脑的就往朴灿烈这边挥,挥的太低了些,简直是往朴灿烈的腿扫,朴灿烈跳起避过,顺势举棒在那人头上一打,那人便倒下了。
还等不及给朴灿烈一些喘气的时间,他就觉得后背被人猛地撞上,朴灿烈由于惯性,向前踉跄了一步,这给了他回身的机会。
他一回身,就看见面对着自己摇摇晃晃的世勋,一把扶住他,看见他身后刚才那被过肩摔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又爬了起来,手上还保持着抡棍子的姿势,合着朴灿烈的那一踉跄又是吴世勋为了护着他而挨了那男人的一棍偷袭。
那男人还想乘胜追击,又朝着两人挥棒。
朴灿烈却是真的怒了!
硬生生单手挡住那人挥来的铁棒,借着握住铁棒的手一拉的动作,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朴灿烈一脚直接冲着鼻梁踢去,不知死没死,但那男人终归是鼻子流着血就倒了下去。
朴灿烈丢开铁棒,被他扶住的吴世勋这才无力的往下倒,朴灿烈赶紧扶住吴世勋下滑的身子,吴世勋的头靠在朴灿烈的肩上。朴灿烈此时才心疼的想要给吴世勋这个傻瓜一个安慰,想要揉揉吴世勋的头发,却意外的发现触碰到吴世勋后脑勺的手掌全是湿热黏稠的液体。
疑惑地移到眼前一看,才发现全是猩红的血液。
“吴世勋……吴世勋…吴世勋。回答我!吴世勋!”朴灿烈第一次知道失去很在乎的东西是什么感觉,他从小想要什么他都能得手,唯独这一次他好像力不从心的没有办法留住这个人。
“唔……”吴世勋回答他的是一声闷哼。
紧接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朴灿烈只觉得那炸开的声音让他的耳里一阵轰鸣,再来就是火焰夹带着滚烫的热浪迅速逼近。屋顶响动了一下,大片的铁皮被火焰包裹着就往下坠。
吴世勋连给朴灿烈一点护住他的时间都没有,他就猛地伸手推开了朴灿烈。
朴灿烈震惊的只看见吴世勋和他被那片铁皮给隔开,再来就是吴世勋的身影消失在那满天的火光里,又是一声轰然的巨响,这次近的就在朴灿烈的耳边……

评论(2)

热度(7)